当前位置 >文化产业

乡村文化振兴,短视频能做点啥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10-12 15:23:04

      《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73亿,占网民总数的88.3%,短视频生存、短视频社交、短视频消费时代已然来临。面对当下用户在社交、娱乐、资讯获取等方面持续向短视频形态转变的现实,各类题材内容的短视频化表达,成为很多群体信息传播新的突破口。其中,乡村短视频凭借“真实、淳朴、亲近自然、接地气”的文化底色,成为短视频平台上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近年来,农村网络基础设施的完善、智能终端的普及,使得原本隔绝闭塞的乡村信息化程度不断提高。在此基础上,短视频凭借自身“短、平、快”的技术特性与传播特点,在消融城乡边界、解决城乡时空隔阂方面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例如,今年春节受疫情影响,广大民众积极响应政府“就地过年”的号召并利用短视频拜年。《2021抖音春节数据报告》显示,从2021年农历小年至正月初四,拜年短视频数量同比增长11倍,短视频拜年成为新年俗。总之,短视频为城乡互动对话构建了全新的数字化桥梁,也为乡村文化传播提供了全新渠道。

      与此同时,城市人群则通过短视频平台,以可视化、具象化、立体化、便捷化的方式观摩着乡村文化的多维景观,在评论、转发以及跟短视频创作者的互动中,一方面满足着自身对于乡村文化的窥探与猎奇,另一方面重构着他们对于乡村生活的集体记忆。

      2.构建出与城市截然不同的价值审美与文化景观

      随着一个个“乡村网红”的出现,网上掀起了乡村题材短视频的创作热潮,似乎人人都能成为网络明星,似乎人人都可以通过拍摄短视频发家致富、改变命运。《2020快手三农生态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快手短视频平台三农兴趣用户超过了2亿。其中,相关短视频日均播放量6.5亿次,日均消费时长500万小时,日均点赞1200万次。

      虽然绝大多数乡村题材短视频在构图、用光、剪辑等方面远不及影视作品那般精致唯美,但那种“粗糙”更具真实感,文本中所呈现的“真实、淳朴、亲近自然、接地气”的文化底色,无形之中拉近了与观看者的距离。

      3.乡村要避免在“数字化仪式”中掉入“狂欢陷阱”

然而,正如美国文化研究学者詹姆斯·凯瑞在《作为文化的传播》一书中所言,技术的延伸及其带来的文化重置现象只残留了人类学意义上的仪式和叙事。就乡村短视频而言,不论创作者如何力求表达、记录、分享乡村景观,如何忠实于乡村文化的“现实经验”,乡村短视频作为一种“社交颗粒”,其片段的、支离破碎的、断章取义式的叙事文本并不能完整勾勒出乡村文化全貌。并且广大网民对于乡村题材短视频内容的围观,并不一定能改变业已固化的乡村文化在他们心中的位置。

      技术与商业的联姻以及对消费力量的迎合,必然会对原来的文化生态造成冲击。目前,乡村题材短视频创作中已经出现了这种趋势。随着竞争的加剧,一方面,大多数头部乡村题材短视频创作者开始被MCN机构收编(编者注:以盈利为目的的短视频经纪公司通过合作、签约等方式将具有一定粉丝数和影响力的创作者聚合到一起,通过平台化的运作模式,为创作者提供运营、商务、营销等服务,降低其运营成本和风险,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导致创作内容呈现出明显的商业化、机构化以及迎合用户化的倾向;另一方面,随着用户对乡村短视频产生审美疲劳,乡村文化审美的话语空间正遭受着短视频平台上审丑狂欢的冲击以及异化表达的挤压。

      总之,火爆的短视频为乡村文化传播提供了极大便利,为乡村文化振兴带来新的希望。但我们也要看到,在短视频传播场域中,乡村文化作为一种相对弱势的文化,依然遭受着都市话语的建构和商业话语的解构。此外,更须警惕的是,乡村莫要在“数字化仪式”中陷入“狂欢陷阱”,否则不仅不利于乡村文化振兴,反而会丢掉乡村文化的本色。(作者:匡野,系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版权所有:铜川市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产业发展办公室电话:0919-3183466地址:铜川市新区朝阳路9号邮编:727031

网站标识码:6102000008陕ICP备050453号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94号